有四个人的博客让我印象极深。他们都是从高中,甚至初中就开始记录了。

JmPotato 和 James Hopborn 和我基本同龄,都是少数派的作者。最早看的是 Potato 的,他从初中就开始写了,是个很热爱生活和技术的人。James 也有着这样一种气概,但相比之下,过于陷入”生产力”的框架,相比之下没有 Potato 那样的格局(?),但事后看过来,还是会想:其实很多东西一开始就有了预兆。

后来不知怎的撞进了 byvoid 的博客。从他的算法解题文,一直到高中的感受,到金牌,到T大的日记,到满世界体验不同的文化。但我感触更大的是 Ray Zhang,byvoid 的一位学弟。他的一些笔触确实让我有过想落泪的感觉。

这些天都蛮累的。回到宿舍,打开电脑,发现还没有关掉那个叫《火箭升空之时》的博客集。有几篇文章又看了一遍——和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很多东西已经大不一样了。

我太感谢身边的人。是你们让我有了十分深刻的改变。When it dates back, the tiny shadow had never seen through the mist. At the least of the least, it starts to be flickering in the beams of hope.

G’day folks. Let’s beat it.

[Sun]

PS:没想到 Ray 曾是 Momenta 的实习生,尽管他去的是北京。突然又想去 Momenta 实习(tu tou)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