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Kiv Zone,所有无法汇集成篇的小段想法都会聚集在 Inbox。Inbox 上的条目可能会被选取,并发布在独立的 Post 中,称为“Inbox 合集”。

当代大学生的忙

真是无奈的感觉,不停的有项目压身,简直无法走开——真是泪的体验。当你同时有老板的项目,学校的项目,社团的项目,团队的项目,自己的项目和 Future Plans,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平衡其中的啊。但是做成了的话,应该也会有蛮大的收获吧。怎么说呢?

Anyway,现在老板的项目最靠前。周一是 Deadline(没准是在下午,那还有喘息的时间),而且不能在周日晚上熬夜。现在剩下的时间,如果满负荷的话是 6 小时,没准可以扩充到 9 小时,期间要读 Paper,测试 Paper,搭建模型,训练模型,还是很烦的一件事情。

*此处的老板是 Academic 意义上的…… 被带坏了也这么叫……

你们每一个人都值得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每个人都值得。

我没有资格谈论所谓的回忆,因为每一次回忆,都会把我带到悬崖的边缘。

我更没有资格谈论考前的自己,因为那只是一个靠练习和药物维持的废物。

我没有资格谈论奋斗,因为我没有真的奋斗过,我仅仅是一次次的逃。

我更没有资格去谈论青春,因为在记录中,我根本没有承认过我有所谓的青春。

可是你们不一样。

你们有资格谈论回忆——你们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回忆的影子。

对视频信息的重视

June 6th. Cloudy. It rained.

看一篇 Mask RCNN 的 Paper 可能要一个小时(才能读透),但是其中最应该弄懂的内容可以更快的在 Presentation 或者视频教程上得到解释。

IT 风口行业的小分析

PS:在当前的行业爬多了,也是会有一个瓶颈的。事实上在很多其它的领域,还是有很多丰富的东西可以探索,只是迁移起来会很困难。互联网和深度学习(CV, NLP, …)等等,是目前最吸纳资本的行业,但是它们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呢?

事实上,为了对整个 IT 行业有一个深度的调研,我觉得一些相关的书肯定是要读的。所有的细分领域都可以被继续细分,并且被依据不同的指标而分类,而这份市场调查报告将会有更好的实现方法。

比如社交类型的(《增长黑客》),比如云行业的,再比如“向深处钻研的 CV 向”,等等。

About the Startups in S-City

Todos:

  1. Tell Mr. Wang about it
  2. Have your certificate scanned and send relevant people a copy.
  3. Anything else?
  4. Call for two of your APs

在来之前,我对 S 城的这些项目都还是没有一个期望,只是:从参赛的团队和他们所属来说,我暂时还没有一个概念,即他们能做什么。

可以这么说:上了决赛的项目,都是已经运营至成熟的团队,任何没有经过第一波市场浪潮的团队大概都被筛了出来。也有一些科研起家的项目,技术成分也确实是有的,但是我尚不清楚他们的运营成果。我只能说:我觉得科研起家的项目还不适合这个城市,但是我会希望跟进。

另外的话,Z 老师也跟我们做过一个简单的分析:这跟学校的环境有很大关系,在本校,大部分人是奔着深造而去的,但是在那样的院校,他们都是奔着就业而去的,创业对于他们而言可以是背水一战的 Full Time,但是对于本校的大多数人而言,都只能是“玩一玩”。当然,本校也有很多有想法的人在做一些 tiny business 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魄力。

我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在场的 30+ 项目只有我们在把“互联网”做成产品,任何其它的项目都只把“互联网”做成工具。当然,我们的项目也不完全是“互联网”,

Write it, type it, walk it

这段时间的观察让我有了这样一个发现:Writing 和 Typing 是互斥的。

首先,写下的东西不一样——当我在进行 Writing 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很少实在写文章,我更多的实在列 Bullet Notes 或者是画图,是一个项目规划上的考虑。这是一种非常需要 Creativity 的行径。

但是 Typing 更多的是一种记录,周记,计划,或者整理自己的思路,是沉静而内敛的。更多的时候,Typing 是为了完成一项作业,写一些无味的报告,所以更多的是例行公事的成分。

Writing 和 Typing 的共同场景有很多,但是 Writing 的时候,我更喜欢呆在咖啡馆——安静一点的地方,更好的激发 Creativity。那样的东西总是要有灵性的,心灵要飘,要有敏锐的洞察,要对概念有丰富的情绪感知,要感受到不同的东西流过你的脑海,才能够激发出创造力。嗯不对,这段话描述的那么像嗑药体验…….

但是我决定还是要多出去走走,见识不同的地方,去体验,去记录,哪怕是一段带着工作的旅行,也总比漫天的 Business Planning 和 Project Planning 要好的,更何况,你并不清楚成果如何。

我不知道,该说这个暑假糟糕还是不糟糕。糟糕的是,我决定不能回到那个城市,因为有些东西一旦被触发,一定会很糟糕。另外一方面,

WWDC 2019 – Viewed by a Developer

BitCode

不久之前,App Store 的应用把上传 bitcode 作为要求,目的是“ to reoptimize the app binaries”。配合了 Swift 5 的缩库,App Store 应用分发的体积减少应该是必然的事情。

Project Catalyst

随着应用的逐步迁移,我想:ARM 和 x86 之争很快就能有一个结果。试想一下,同样是 Metal 渲染的游戏,在 iPad 和 macOS 上的性能差距能有多大?

ML 集合

看了一下 CoreML 的预设模型,明显是倾向移动端——都不是非常消耗性能的模型。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 A12X 上它能跑多快?

RealityKit

我曾经想做一个 Sk8rNet 来追踪自己的滑板动作,结果发现 Person Occulation 正好切中了我的需求。

5G 的调研

  • 速度:可以期望 4G 的十倍(大概的意思就是,在 4G 网络中的 10 MB/s 提速至 50 MB/s
  • 延迟
    • 4G: 大概是多个基站,先无线基站(高延迟,但是为什么?),后光纤骨干网络
    • 5G;基站和基站之间延迟在 1ms 以内
    • 自动驾驶在这样的延迟之下可以做到联网运作
    • 但是自动驾驶最大的瓶颈在于感知,而感知想要做好确实很难。
  • 和 ipv6 的关系
    • 地址分配足够充足——同一个设备换不同的地方,还是同一个 ip

不要试图找大目标,先从小目标做起

大学的期末其实最让人迷茫。

考试之外,就是成堆的空闲时间,对于有些科目,复习尚能得到满足感,可是对于另外一些来讲,实在就是一种浪费。

很多时候,我实在不想要一种所谓的计划。我只想收一下心,静下来做一些值得专注的事情。因为情绪问题还是很重要的。在专注的这个方面,我想你有必要树立两个原则:1. 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 2. 如果出现新的焦虑,不妨先把它放下,然后做一些专注的学习,比如完成学习项目(基于 SSM 框架做一个爬虫类型的服务框架)等等。

“按需分配”

我曾经以为,“按需分配”是社会个体幸福的直接体现,但是我错了。

“按需分配”的概念并不是说,我想要一台保时捷,那么我就可以有一辆——这完全违背了经济的效率原则,因为想要保时捷的人不一定能发挥它的价值。

真正的按需分配,是一套理论上完美的经济制度,完美到不存在任何市场失灵的现象,所有的供给都能完美的对接无论多瞬息万变的需求。

这种经济制度自然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这个概念上的问题,是一定要搞清楚的。真正有效而稳定的经济制度,绝对不可能允许天上掉馅饼的情况存在。

Into the Life

To be the lifeholder requires a wise observer, who goes to everyday life. However, it is always difficult to grasp the demand of the *people*.

Yeah they say the largest demand is laid in the big hands, and the small companies are taking the seams. The places determine view of certain people. I can see through that and know who has resources behind them and how has not

Focus, and the Drive

Thu. May 30th. Night.

要知道,在这个世上干什么都不易,学什么都很难。

专攻技术的人大概很早开始就攻打技术领域了,但是你需要补上的太多。哪怕你有你最敬佩的人那样的实力,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有所进展。

专注和高效大概是最迫切的追求了吧,但是选对方向也会很重要。走哪一条路呢?这背后应该是什么来支撑你走下去,走到更高远的地方?

是诗人一样的理想主义?还是现实的利益诉求?还是禅师的 mindfulness?对于我这样一个可怜人,很多时候,应该还是要考理想来支撑一阵子才行得通呵。

从 Instagram 谈到信息源

Thu. May 30th. Cloudy. Sleepy

起码有一个月没有刷过 Instagram 了——首先是因为事务繁杂,再有就是代理的崩坏(怪就怪在,只崩 Instagram),最后,就是时间不够问题。

最大的感触就是自己的 Instagram Feed 多了很多不喜欢的东西,想要取关一大堆账号,然后寻找一些更合适的。

最大的改变,大概就是我不像以前那样追求虚无的光影了。相比每一张照片,我会更切实的想它的“原型”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法塑造了“原型”之上的一切。

Inoreader 上的订阅源,也是时候换一批了。很多的大众媒体其实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求。很多真正有深度,值得阅读的文章,都分散在各处——某个知乎专栏或者 Medium 专栏,港媒 D. 的 App 独占,Podcasts 或者是微信公众号中的某一个。只是碎片化的知识体系,我尚没有形成一个足够稳定的体系,希望某一天能够弥补吧。

那将是一个真正的 All-in-One 入口,只是碎片化知识体系是否值得我花如此大量的时间去整理呢?我也不得而知了。

Inbox ✖ TG Channel

May 29th. Hace Sol.

微信是可以可以通过 web 获取接口的,而且很多获取型的操作都可以做,那么,telegram 是不是也能够做到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Kiv Zone 的 Inbox 可以被设置为与某个 Telegram Channel 相互同步更新,省下很多麻烦。

在某一天,了解到 WordPress 的插件开发是基于 php 的,但是个人目前不希望朝着 php 这个技术栈发展,因此除了一些必要的钩子之外,很大概率还使用 JS 开发。

关于 Spotlight 的部分调研

May 27th. Rain? Cloudy?

macOS 的 Spotlight 是 MetaData 框架的一部分,核心服务是 mds (目测是 Metadata Server)。在 10.5 (Tiger)加入。Anyway, the spotlight launcher is just a shell.

  • 与 Finder 深度耦合,因此大部分的文件删改更新都会通过 fsevents (file system ~) 得到 Spotlight 的响应。
  • Terminal 下的 md 系命令可以与 Spotlight 交互
  • 使用 Node.js 与其接口交互的机理尚不明确
  • .metadata_never_index 隐藏文件可标记当前目录为不被索引 (e.g 多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