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怎么个忙?

大一下很忙。但是很多事儿都忘了。

好像有一阵子刚进实验室:写程序,跑训练,体验设备,然后推项目的进度,持续了好几周。又有一阵子是 ICDAR,和当时的 AI team 一起写数据的处理,然后和团队的小伙伴们开会,那段时间也难忘。想起期中考试前想让 Camculator 跑起来,熬了4个晚上。想起成都的三天,某个晚上吃凉粉吃得太饱,以至于不想动弹。

最后是创赛——时间不紧不慢,赶着 Deadline 交了商业计划,然后等了一周,居然初赛就过了(后来才知道初赛很容易就能过),于是经历了炼狱般折腾的5天准备期。我记得周六那天,跑到 Google WTM 当志愿者散散心,和 Q 学长谈起计协、纸条 App 和产品的初心与现实的无奈。当时还想了解很多东西,只是无从说起了。

创赛的事情都差不多。就是准备一份漂亮的 PPT 和财务计划,然后打造一个具有最小可行性的 Prototype 展示给所有人看。不幸的是,信心满满的 Demo 在最后阶段突然出 Bug 阻拦,只好先完善 PPT 和财务计划。我还记得 Pre 完之后我的心情其实还是很低落,一遍遍的对自己说 “I don’t look back”云云,然后还是控制不住的自责,只是在当时,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

那天的下午,在咖啡因的作用下强撑着看路演,然后发现 Camculator 其实还是有戏的。只是当天实在撑不住,回实验室小睡了一会(好像被发现了?)。事实上,在所有项目的得分出现在大屏幕上之前,我都觉得这个产品非常不成熟,并没有想过在这个流量和社交属性称王的时代,它能得到关注。

是的,我们谁也没有想到。

Productivity Record?

作为一个开发者,我非常深刻的体会到了这样的一句话:新手以为一天就能做完的活,往往需要十天。

作为一个所谓的团队负责人,我也非常深刻的体会到了团队分工的重要性。

作为一个月结会写 Productivity Record 的人,如果画一个图来分析我的动力和实际生产力,我会发现在那一段时间,焦虑可以说很大的促进了项目的进展,但这是在群体效应下形成的。要是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肝,那绝对不会有如此进展。还是得有人才有动力啊。

但效率在我看来并不高,因为决赛是周三,但我周日开始就进入 Preoccupied 的状态。而且过了一周还是有些“缓不过来”,因为很多 Deadline 都是刚开始赶,压力还是比较大,一时难以接受。

关于情绪……创赛期间也不乏有情绪上的波动,但并没有危险的信号。应该来说,在创赛之后,情绪的稳定性其实是有明显的提升的,相信这也不仅仅是个 buff。

此外通过这次创赛其实还学到了很多东西,有了很多观念和思维方式上的变化,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安逸”?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写下“安逸”这两个字,因为实际上,忙碌并没有结束,只不过是由 Open Teamwork 变成了学术的无底洞,还有对于漫长假期的规划。此外创赛也没有结束,还有省赛/市赛和国际赛道,道阻且长。

关于未来的期许其实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什么时候把那个团队的小空间简单装修一下,弄成个白天可效率,晚上能瞎聊,深夜能睡的安稳的地方(讲真,我很早之前就想要一个在学校里能睡的安稳的地方)。

这两天找朋友聊了很久。事实上,我自以为这个学期已经敲定了很多未知数,但其实未来的方向还是没有定论,未出社会的我们还不能把握面对生活方方面面的态度——终究不够成熟。然而,过去的都让它过去了,我们把握的只能是现在。

但是终于可以沉下心来回归,然后补一下 lab 的进度,也算是静下来了吧。毕竟学期末了,就突然有了静下心来搞“学术养老”的心态。

就结尾了吗?

是的。

博客写了这么久,我还是先肝两道数学题吧。养养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